三更半夜電話鈴突然響起,我像沒頭蒼蠅似的跌跌撞撞奔向電話,拿起聽筒,對方已經掛斷了。
       
他媽的,就算打錯了,好歹也該說句對不起,我一時之間心裡很空,有種酸酸的失落,彷彿心裡有些塵封的回憶又被觸動,不知道是放下電話好,還是自己再胡亂做些什麼,打發時間和寂寞。 躲回床上,我真覺得冷,想起了自己久別的戀人,一直想到失眠。
       
去年秋天,有一次她打電話給我,要我去找她。我到了她家門前才發現她一個人坐在台階上,眼睛紅紅的。沒等我問怎麼了,她就衝過來一把抱住我的脖子,說﹕"沒家的感覺好可怕。" 於是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往我身上擦。我不明所以,只是盲目的擁抱她,告訴她﹕"你不會沒有家的。" 後來我才知道,那天她只是誤把自己反鎖在門外。
       
她有一雙很普通的眼睛,普通的眉毛,普通的鼻子和嘴巴。就算是站在你的面前,就是這麼一個普通的女孩﹔如果走入人群中,立刻找不到她的身影。可是我依然愛她很深。
       
此刻我拿出她的照片,那是她曾給我的唯一的一張照片。照片上的她穿著我送給她的白色T恤。那也是我們相識三年中,我曾送她的唯一一件衣服。僅僅四十塊錢,是逛路邊攤時隨意買來的,可是買過後,她久久不肯穿,我一直以為她不喜歡。在我的威逼利誘下,她終於承認是"捨不得穿",因為是我送給她的。
       
面對這樣一個女孩,我常有的是感動。可是我卻不知道該如何去回報她的深情,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清楚我自己。或許我也從未想過要去對她說些什麼永遠的誓言,跟她在一起的時光都是甜蜜的。
       
夜深人靜,我輕輕撫摸手中的照片,不願放下。淚一滴滴落在照片上,來不及擦乾淨。我覺得用"自我感覺完全錯位"這句話來形容自己一點都沒錯。不論是我激動還是我平靜的時候,我都不太懂得如何解釋自己。
       
相識三年多,她終於向我提出了分手。理由只是﹕在我身邊,她找不到可以依靠的感覺。我知道自己很想挽回,可是不知道該如何去挽回。我知道她並非是真的要和我分手,但我卻沒有再多問,只是覺得心很痛,很痛,痛得自己幾乎無法承受。
       
我忍住心裡的天崩地裂,平靜的吐出一句話﹕"如果你想要分手的話,那好吧。"
       
那一刻,她望了我很久,眼神中有一種失望和的複雜。我覺得自己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。當她轉過身大步離去,我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將她喚回。
       
是否相愛的人,永遠都只能像兩列平行的火車,只有擦身而過的緣份。他們在相愛的時候,忘記了去傾訴。他們在等待,等待對方先說出來。可悲的人,為何要如此高傲﹖為何要如此固執﹖
       
我們的故事本該到這裡就結束了,劃上一個平淡而又無奈的句號。 可是沒有。分手的一個多月後,她出了車禍,從來都習慣,這樣的事發生在別人的世界裡。可是它這次實實在在的發生在我身上,發生在我眼前,奪走了她,我的愛人,這個我曾一心一意要她做我老婆的女孩。
       
和她同校的一個好朋友把這件事告訴我之後,我一拳把他打倒在地。接著我扶起他,我說“哥們,今天可不是四月一號,別跟我開玩笑行嗎﹖“ 他沒有怪我,緩緩向我說出她出殯的日期。我只知道自己雙腿一軟跪在地上,其餘什麼也不知道了。
       
我和她相處了三年,有一千多天,很長很長。出殯那天,我只能遠遠地跟在她親屬們的身後,淚水滂沱的我終於明白,為何當初她那樣的依戀我。當時的我,肝膽俱裂,我多想再擁她入懷中。再拉住她的手,讓她乖乖地跟在我身旁,可是伸出手,我只能拉住幻覺。她永遠地走了。
       
出事後的日子裡,我每晚都做著同樣的夢,醒來後才發現,我的枕頭已經濕透了。此刻的黑暗中,手捧她的照片,我的感覺再次錯位。我躺下,在身邊留出位置,讓我的愛人就睡在我身旁。
       
我親愛的朋友,或許你們比我經歷的事要多的多。可是,聽我一句好嗎﹕能珍惜就珍惜吧!她向你要的,或許只是一種歸屬感。如果你真的愛她,請你一定要把你心裡的話說給她知道。讓她從心底裡有個依靠。
       
好姐妹們,或許妳們也經歷了很多感情。可是,聽我一句好嗎﹕能珍惜就珍惜吧。妳向他要的,要明白勇於表達出來。如果妳是愛他的,把妳心裡的話說明白,讓他知道用妳能懂的方式去愛妳。
 
因為,愛經不起等待… __._,_.___

台中專業造型M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